童趣芬蘭

到芬蘭吃麋鹿肉,赫爾辛基餐廳推薦

到芬蘭吃麋鹿肉,赫爾辛基餐廳推薦
今天很難得的在北歐遊記中出現了食記!因為北歐在外用餐費用高昂,有一次我們請旅館的櫃檯介紹我們餐廳,櫃台小姐直接回我們說:「因為外面吃很貴,我們都自已煮,所以我也不知道哪裡可以推薦您耶...」真的好悲情,我當初到挪威的時候,也是立馬捲起袖子煮飯,天知道那是我第一次拿刀子切肉,哈哈哈哈。再到歐洲之前除了泡麵之外我什麼都沒自己煮過,但人就是醬,被逼急了什麼都做得出來,後來我的朋友們還說我煮飯很好吃呢(得意)。是說這樣技能回台灣之後又消失了~畢竟在台灣吃飯選擇太多又便宜,自己做太折騰人了~~ 題外話說太多了,讓我們把焦點放回這間餐廳,話說人都到了芬蘭,當然還是會想試一下當地的傳統料理,但是網路上推薦的芬蘭餐廳真的不多,後來誤打誤撞就走進了這間。這是一間超酷的餐廳,整個裝潢很有牛仔復古風,裡面一堆拖拉機跟一些不相干的動物標本(?)擺設,其實給人一種滿溫馨的感覺。而且這間餐廳有提供芬蘭的傳統菜,麋鹿肉...
Continue Reading...

從石頭裡挖一個教堂,赫爾辛基岩石教堂

從石頭裡挖一個教堂,赫爾辛基岩石教堂
  我身後的岩石堆,就是赫爾辛基最著名的景點---岩石教堂。 自從開始當上班族之後,看到這些旅行照更加的感慨萬千~~因為下次想要有長途旅行,幾本上不是失業就是換工作,一定是在一個人生的轉折點才有可能去長途旅行啊~~想到這不禁覺得自己還是有點lucky,有些想去的地方已經去了(但我依舊覺得不甘願我還沒玩夠)這樣以後要去旅行選擇就可以少一點(但其實也只有少一點點,畢竟世界那麼大,想去的地方還有很多很多)。Anyway,前幾天我朋友跟我說他要去芬蘭玩了,然候問了我一些問題,我就想起我的芬蘭遊記還沒寫完呢,所以今天就繼續吧。 每次一想到芬蘭,我就會想起清新的空氣和人煙稀少的大街,永晝的白日讓我把赫爾辛基定義為明亮的城市。我真的滿喜歡芬蘭的,它給人一種輕鬆自在不壓迫的步調,而且每個人都好友善。但不得不說,那真的是個沒什麼景點、沒什麼好玩的城市。你就是要自己去感受他們的都市氛圍,那種文明、寧...
Continue Reading...

芬蘭—赫爾辛基,漫步露天市集Kauppatori market

芬蘭—赫爾辛基,漫步露天市集Kauppatori market
芬蘭,在我的記憶中,是個十分明亮的城市。可能是因為我在的時候已接近永晝,所以不管什麼時候放眼望去,都是亮晃晃的。你能夠享受在其他地方享受不到的午夜陽光。在這,白天與黑夜的分際變得模糊。   這天,我們來到了離住宿地方不遠的露天市場。Kauppatori market, 這是赫爾辛基著名的農貿市集,離大教堂不遠。裡面賣很多for觀光客的東西。如果想要買伴手禮,我想這地方會是個好選擇,同時也有賣芬蘭的傳統食物,和一些手工家用品。小小的,不是很大,逛個兩小時應該就差不多了。因為是露天的,所以逛起來很舒服,旁邊就是海港,有很多鳥,據說有些會飛過來搶食人手上的東西。我是沒被攻擊拉,但是他們一點都不怕人(歐洲的鴿子真的都超不怕人的耶),人跟鳥完全可以在同一個空間享受著寧靜。在北歐的日子,常會有一種與大自然和平共處的感覺,可能是因為綠地很多,空氣也很清新,不需要特地到郊外,家後面就是一片森林。...
Continue Reading...

芬蘭—赫爾辛基,安靜而美好的城市

芬蘭—赫爾辛基,安靜而美好的城市
芬蘭,赫爾辛基 芬蘭,一個很北歐的城市。住在挪威一段時間後,我很少去到什麼地方人會比挪威還少,街道還要安靜的地方。而芬蘭就是一個這樣的國度,我非常喜歡芬蘭,這個城市有一種靜靜的安寧的美。街道非常遼闊,人煙過度稀少,路上的建築很多都有點像城堡。他不會是大家旅遊的首選,因為這裡沒什麼景點,但只要來過了心裡就會很想念。芬蘭語不同於其他的北歐文,雖然字母看似相似,但唸起來更加古怪,完全自成一格。我還記得搭公車的時候司機問我要去哪,我拿著地圖照著長長的字母亂念,司機笑著問我我:你確定那個地方真的在芬蘭嗎? 我在芬蘭遇到的每一個人都非常友善。大家剛到北歐可能會覺得北歐人很有距離感(事實上也是,北歐人很尊重身體距離,最經典的就是在公車站內的椅子上,如果已經有人坐在那等了,另一個人基本上就會遠遠地站在外邊,但這種距離是很自然的表現)但其實他們都非常友善,常常開口問路他們都會直接帶我去我要去的目的地,即便不...
Continue Reading...

平安夜,我們去芬蘭找聖誕老公公

平安夜,我們去芬蘭找聖誕老公公
~Merry Christmas~ 平安夜,還有什麼日子比今天更適合跟大家分享我去找聖誕老人的故事呢~ 在遙遠的北歐有一個聖誕老人村,位於芬蘭的一個小城鎮,羅凡米尼。荒涼的沒有極限,一出機場,只有眼前這個荒謬的指標,告訴我,我現在離台北有七千多公里遠,卻沒告訴我哪裡有公車可以進城,讓我家離家好遠的地方心慌慌。後來好不容易發現公車的蹤影,但下一班要等一個多小時,在此起間,我跟一位路人聊了起來。那位親切的女士也是芬蘭人,他正在等他的朋友來接她,對於我們不遠千里的來找聖誕老人覺得很有趣,於是,他發揮了北歐人熱情的天性,跟我說他可以順道載我們一程,剛巧旁邊也有個迷了路的日本女生,也就一起搭便車了。對於這幸運不已的開端,讓我的旅程還沒開始就備感窩心。
Continue Re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