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茶探店

【Tea time】NO.23 一間有無數水晶燈的咖啡廳—珠海,漫咖啡MANN COFFEE

【Tea time】NO.23 一間有無數水晶燈的咖啡廳—珠海,漫咖啡MANN COFFEE
「如果光,已忘了要將前方照亮,你會握著我的手嗎?」 下班回家,坐在陽台。手機裡聽到毛不易唱的這句歌詞,我突然覺得有一點點的心酸。因為有好多時候我也覺得自己看不到前方的光,覺得眼前一片黑暗,遑論有誰會來握著我的手,陪伴我面對那未知與無常。我總是像瞎子摸象一樣,邊走邊迷惘。也許有些時候我向前走的步伐在旁人眼裡看起來毫不猶豫,那只是因為我更恐懼停在原點。一路上,我邊走邊跌倒,可能還連滾帶爬,但我總是知道要往前走,因為我寧願摔跤,也不要繼續站在原地,那樣看起來,太淒涼了。我的這種固執,其實不是因為我想要走多遠,只是我知道如果我不走,有些人也不會留下,與其我站在那看著他們越走越遠,不如就往反方向走,讓距離越拉越長,說不定走得夠遠,就能看見前方的光。 這種有點黑暗的心情,讓我想起我前兩天去了一間特別多燈的咖啡廳。但裡面美麗的水晶燈,沒有把整個空間照的明亮,反倒有種昏黃的惆悵。而我雖然渴求前方的光亮,但...
Continue Reading...

【Tea time】NO.22 來自日本的Le TAO小樽洋菓子舖

【Tea time】NO.22 來自日本的Le TAO小樽洋菓子舖
有看過甄嬛傳的人,應該會對裡面有一句台詞印象深刻。我已經忘了是誰說的,但這句話是這樣的:「為什麼宮裡的人都愛吃甜的呢?」「因為日子太苦,需要一點甜。」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,這幾年,台北的點心店多的其中一個原因。經濟不景氣,怎麼賺錢都趕不上花的時刻,與其這樣,倒不如多寵愛自己一點。離題了,會發現這間店,是前一個夜晚極度想吃鬆餅,搜尋了一晚上的厚鬆餅,好不容易找到這間店的時候便立刻打電話給朋友,訂了個下午茶約。女孩的下午茶總是大同小異的,差不多的組合,聊著差不多的話題,感情、生活、事業等,這其實挺奇妙的,不過內容還是會有點差異。拿感情來說好了,每個階段遇到的人都不一樣,面臨的問題也不一樣,我所聽到的內容已經從男友變老公,以及開始聽到一些婆媳問題,我想接著就是小孩的教育問題了吧。 前幾天看到書裡的一個篇章,裡面一個剛升上國中的小女生,問他姑姑說:「為什麼大家都說我長大了呢?我只是長了一歲然後從小學...
Continue Reading...

【Tea time】NO.21 柏林必訪的咖啡廳與冰淇淋店

【Tea time】NO.21 柏林必訪的咖啡廳與冰淇淋店
今天又是久違的下午茶單元,但是出外景到了柏林。沒辦法,女孩們聚再一起,就是要喝咖啡聊是非,不管人在何處都是一樣的。寫了這麼多篇下午茶介紹,突然想到,沒有跟大家分享過下午茶的由來,所以今天我們就從下午茶的歷史開始說起吧。其實,關於下午茶的由來,有很多種說法。最知名的一個,是由一位英國女士,女爵安納貝佛七世開始。傳說,他是第一位開始喝下午茶的人。因為她常在下午四點左右開始覺得肚子餓,每次到了下午就覺得很無聊。但距離晚餐(八點)又很久,因此,他開始請女僕準備幾片烤麵包、奶油以及茶,作為果腹的小食。吃完之後,他覺得這樣的安排實在是太完美了,因此也開始邀請身邊的好友一起參與,大家就開始了下午吃點心、閒聊,共同享受愜意的午後時光。沒想到從此之後,當時整個貴族的社交圈開始流行起來,直到今日,成為了一種優雅自在的下午茶文化。 今天,一共要跟大家分享兩間在柏林的午茶時間好去處。就從首圖開始。 我還記得,當天...
Continue Reading...

【Tea Time】 No.20 青木定治Pâtisserie Sadaharu AOKI Paris

【Tea Time】 No.20 青木定治Pâtisserie Sadaharu AOKI Paris
有Follow我網誌一段時間的人應該知道,我有一個小分類是下午茶時間,會特別在這篇的開頭說一下是因為我自己都忘了。當時,我以集滿一百間下午茶店為目的,殊不知這還真難達成。從2012年開始,到現在2016了我只寫了19間,平均一年不到五間,而且在這過程中,還有兩間已經倒了。依照這個速度我還要寫20年才能達到我的目標。而且我剛剛默默發現沒有編號一,想了半天原來是因為我當初沒有備份無名小站的文章,所以消失了,也罷,就讓我寫到101間吧。 這次的tea time難得出外景到了巴黎,荒謬的我到寫文章的今天,才發現這間店就是大名鼎鼎的青木定治Pâtisserie Sadaharu AOKI Paris 。相信我,如果我當初就知道的話,我一定會更用心得拍照。店內的擺設就如同青木定治一貫的風格,簡約乾淨,沒有多餘的裝潢,所有的擺設都剛剛好。會進入這間店是我妹大力推荐,說是巴黎最好吃的抹茶甜點。...
Continue Reading...